陈书厌_

不会画画的辣鸡写手。

瞎叨叨。

恍惚间看见日期 才觉得,原来已经进入高中十天了啊。真的挺累的,真的。每天九节课外加三节自习,晚饭都不能回家吃。今儿上了六节理课脑子都快炸了。班主任还一再跟我们强调这只是开始。我也在尽力去尝试理科了,真的。虽然听得头昏脑涨但我真的努力了,会好好学的。

我们这边是高一下期就要分文理,父母意思让我选理学医,其实我对于物理和医院都挺抵触的,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说我都选文x也想学美术,特别喜欢会画画的宝贝555,可惜自个儿手残了。同桌和一个朋友都是体育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当个体育生,就是身体素质不行。唉。

-

高中真的不是玩儿的。这几天还比较闲,空下来的时间都会睡个觉发会儿呆啥的,脑洞刚开呢就上课了更别说写东西。错过了好多花花的综艺,看了joke的叨叨真的,特别特别心疼大勋。好像他不管在哪儿都是一个被各种怼的人,善意的无礼的熟悉的陌生的,个人感觉无论前辈还是后辈对待他似乎都少点尊重,当然大多数还是很好的。

当时为了韬偶尔会看一点101,看见wj说什么心里有点数瞬间炸了,真的不是粉丝滤镜听不得人说他不好(当然现在是有),就是觉得她很过分,没有前辈该有的态度甚至连人与人之间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快本也是妻子旅行也是,虽然他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总在笑可哥哥是很敏感的人啊,我们也是真的会心疼。

可能还是小胖子的时候他是这样,表面什么都不在意只会自己偷偷难过。很抱歉没能陪着十八岁的魏大勋,我会一直守护二十八岁以后的你。

-

这段儿时间好像错过了太多山花糖555555,n线ooc选手一度认为蒸煮才是真真的欧欧西(bu.)!!!!太甜了啊啊啊啊啊管他什么情只要是他俩我都嗑了!!!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想写一下很久之前的脑洞,不允许的话也会抽空写的,我爱魏白!!!

-
感谢愿意看我自个儿叨叨的人啦,比个心。

END.

危险发言——今天就当一次杠精好了,肯定是两位老师为了庆祝三周年才聚餐的!!不想太明显所以带了谭小姐(松韵姐姐对不起555你超可爱的)

没什么好说的,祝二位生日快乐吧

【魏白】你喜欢海却不喜欢山

*激情乱码,患者魏x医生白,衣衣出镜费八块红烧肉!巨ooc预警。

————————————————————

利剑快刺入胸膛时,魏大勋终于从睡梦中惊醒。他猛然睁开眼,发现白敬亭拿着针筒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魏大勋想起被他护在身后的顾南衣,情绪有些失控,双手抓起白敬亭的衣领红了眼,哑着嗓子问他:“白医生...为什么?”

白敬亭平静的注视着魏大勋,一如既往的淡然开口:“我看你睡得不安稳,想给你定定神。”他想了想,又说,“别叫我白医生。”

魏大勋没说话,松开了他的领子,坐在床上仿佛失了魂。白敬亭有些无奈,盯着他看了三分钟后转身走出房间。

-

魏大勋有病。一单身钻石王老五放着那么多漂亮姑娘不搭理却爱上了自个儿梦里的人,还他妈是个男的。但他不想治,当初把白敬亭带回家也纯粹是因为他长着张梦中情人的脸。

白敬亭第一次见魏大勋就被他眼里的痴狂惊住,也不知道是怎么辞了工作跟他回家的,反正到现在已经习惯跟他生活。

甚至爱上了他。

他沉溺在魏大勋的温柔里一发不可收拾,哪怕心中明了自己不过是个替代品。在许多个魏大勋深情款款的眼神骤然变得清冷的瞬间,他只能强撑着笑意默默离开。

-

白敬亭从来都不知道魏大勋梦里那个人的名字,仅仅是看着他描述那人时脸上抑制不住的欢喜,他就嫉妒得快要疯掉。

得知那人名字的时候,两个人正在床上翻云覆雨,白敬亭意乱情迷中听见魏大勋低声唤他:“南衣。”情欲散了大半,白敬亭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恼怒的吼他:“魏大勋!哈啊...你给我起开!”魏大勋愣了一下,反倒变本加厉,白敬亭招架不住他那样发狠,自暴自弃的闭上眼任他动作。

发泄完情欲后魏大勋点了根烟,烟雾缭绕中秋白敬亭看不清魏大勋的脸。他问。
“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呢。”没有回答。
“你喜欢过我吗?”依旧是沉默。
“你爱他..不可能有结果的。”
“南衣,顾南衣。”

魏大勋看着白敬亭自嘲的笑心里老难受了,他想说顾南衣已经死了,想说他的病或许好了你能不能多待会儿,想说对不起。最后他说:“早点休息吧小白,明天陪我去个地方。”白敬亭叹了口气,扔下一句“魏大勋你就继续作吧”,摇摇晃晃地起身离开。

-

白敬亭和魏大勋赤着脚一言不发的站在海滩上,各怀心事的望着远处的海平线。还是白敬亭忍不住先开口:“怎么着啊魏大勋,你丫带我来吹海风呢?”“别闹,我想和他一起看海。”

-

“我曾经问他喜不喜欢大海,他说他没见过。我又问他喜不喜欢山,他说不喜欢,我问他为什么,他没搭理我。最后我问他想不想看海,他点头了。”

“那你呢,你喜欢海吗?”

“喜欢。”

“喜欢山吗?”

“还行。”

“喜欢我吗?”

“他死了。你可以走了。”

“……嗯。”

-

后来各自孤独终老,没有任何交集。

【魏白】皇上么么哒

*无脑小短文,灵感源自超级会撩的媳妇儿。ooc就ooc吧丑也就这样儿了凑合着看呗,反正寿星最大哈哈哈哈哈哈哈,祝我生日快乐。

————————

众人皆知魏大勋和白敬亭是一对儿好兄弟,世界第一好的那种。
但魏大勋喜欢白敬亭这事儿就没几个人知道了,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白敬亭喜欢魏大勋这事儿就更没人明了,只有他自己清楚。魏大勋也清楚。

俩人谁也没挑明,对外一致宣称是兄弟。所以即使是魏大勋不管多忙白敬亭一个电话就能把他叫过来,即使是众人不止一次遭受白敬亭死亡凝视,即使是见证过魏大勋数不清的开玩笑似的表白和白敬亭已经熟了好多好多次的耳根子。大家也觉得他们就只是好兄弟而已,深信不疑。

魏大勋很聪明,他早就从那些蛛丝马迹中读懂了白敬亭的喜欢。但他也是个很不自信的人,怕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所以他一直等着白敬亭跟他表白,所以他很多次在笑闹中表露真心,期待着能得到一个回应,哪怕是一点点,他都可以成为那个主动的人。可是没有,从来没有过。

白敬亭也想不通他和魏大勋为什么还没在一起。 他根本藏不住自己的喜欢啊,魏大勋肯定知道的,而且他明明也很喜欢我啊,为什么还不来表白呢?白敬亭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得到两个结论:他在等我表白。他根本不喜欢我。白敬亭更倾向于后者。

·

所以很多年后的一个傍晚,魏大勋在躺椅上晃啊晃,他问旁边儿戴着金框眼镜看书的白敬亭:“你为啥不早点说喜欢我呢?能少喝好多好多醋”
白敬亭瞪他一眼理直气壮的说:“我醋得要死和我憋着不说有关系吗?”
魏大勋想了想,摇了摇头继续晃悠。

天空浮云被落日余晖染得绚烂,晚风夹着些暖意轻轻拂过脸庞,熏得魏大勋昏昏欲睡。就在他眼睛眯成条缝儿迷迷糊糊快睡过去时,听见白敬亭被岁月磨出沧桑感的声音:“我今儿查黄历了。”
“嗯,查到啥了”魏大勋勉强清醒一点,扶着把手想站起来。
“除了喜欢你诸事不宜。”白敬亭平平淡淡的声儿听不出起伏。

魏大勋眼睛“噌”的就亮堂了,三步两步跑过去抱住白敬亭就拿嘴往他脸上怼,还不忘吼一句:“皇上么么哒!”

太沙雕了,白敬亭想。
偏了偏头吻上魏大勋的唇,上面有柠檬水的味道。

【魏白】白敬亭摔了之后

  *实在想不出标题了。灵感源自沙雕对象。是个甜饼。

——————————————————

      白敬亭摔了。
       黑灯瞎火的光脚丫拿着个杯子去倒水,溢出来的水全往地上流,脚底一滑“嘭”的就倒地上了。四仰八叉的躺地上,玻璃杯渣子碎了一地,硌在白敬亭背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魏大勋被这动静惊到立马放下鼠标感到客厅,就看见满地的玻璃渣子和一小滩水,哦还有一个护着脑袋神情扭曲的白敬亭。
       然后火急火燎的去了医院。
      
       现在白敬亭舒舒服服的趴在病房里的小床上,魏大勋紧张的问光头医生:“摔一跤会不会影响心脏啊?”光头医生看傻子似的眼神看着魏大勋,摇摇头转身出了病房。白敬亭乐得床都在抖,被魏大勋瞪了一眼又努力的憋笑。 
       “我看你是把脑子摔坏了吧,还笑得出来?”魏大勋气不过,抱着胳膊就开怼。
       “哪儿能啊我可聪明了,护着脑袋呢。”咋的还敢怼你白哥了?
       “你聪明你为啥不知道开灯呢,那可是我俩买的第一对儿情侣杯啊!”我不是心疼你,我就心疼我那杯子。
       “……”好委屈噢我摔伤了男朋友都不心疼,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地里的小白菜。
       “腰还疼吗?”乖,哥哥最疼的就是你了。
        “疼..不过没关系,你白哥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行吧。

       然后白敬亭就跟魏大勋讲了他从小到大的各种伤,什么玩儿滑板摔骨折被篮球砸到头打群架划了胳膊,足足讲了半个多小时。魏大勋听着他叨叨完又心疼又好笑,翻了个白眼励志今天一怼到底。“下次你要再伤着我就烧几株香给你供起来。”
       白敬亭语塞,斜着个眼盯魏大勋。
       “瞅啥瞅啊,有能耐你跳起来打我呗。”咋的自个儿不小心还不能说了啊。
       “魏大勋你等着我好了以后给你打残。”嘁,就知道欺负病号。
       “来让哥哥亲口。”等你好了再说呗。
       “不亲,我委屈了。”谁还不是个小公主咋的。白敬亭扭过头不看他。
       “还知道委屈啊....”魏大勋绕到另一边儿,俯下身子往白白净净的脸上打了个啵。“那我亲你也行。”
       “……今晚月色真美。”白敬亭有气没处使,只好望着窗外铺着层月光的树林子感叹。
       “嗯。”我也爱你。

       至于白敬亭伤好之后到底有没有家暴魏大勋,这貌似并不重要。

【魏白】所以你俩啥时候领证儿啊,我请!

*七夕小甜饼,题目是我的心声555。祝各位七夕快乐!!!比心了。

————————————————————

魏大勋身为一个一米八三的东北大老爷们儿从来不会说什么充满文艺气息的苏炸天的情话。所以当他要对一个同样是一米八三的北京小哥表白时就只眼巴巴的盯着人家看了好久。

白敬亭实在架不住对面深情款款的眼神,没过多久就从白敬亭变成了粉敬亭,用无处安放的手挠了挠后颈,刚准备开口却被魏大勋吓了一跳。

“小白啊是这样的我跟你说你听完可能不相信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是真不信也行就当我开玩笑别往心里去我们还是好……”

“说重点。”

魏大勋看着云淡风轻的粉敬亭咽了咽口水,双手扒拉上他的肩膀望着他认认真真的说:“我喜欢你,咱俩能谈个恋爱不?”

白敬亭凑上去亲亲魏大勋的唇角,笑得比草莓软糖还甜。“我还想跟你领个结婚证儿,不贵,就九块钱。”

【鬼魏】猫

*鬼鬼二十九岁生日贺文,明侦人设。我们可爱的鬼妞又长大一岁啦,以后都日子要开心鸭!

—————————— ——————

魏民谣和鬼邻居从小青梅竹马,关系好到公寓里其他人一度认为这俩是私奔来的。魏民谣一边嘴上无奈吼着不是不是,一边帮鬼邻居订外卖。

最近活泼可爱的小鬼仗着她民谣哥哥的宠爱不顾公寓里其他人反对硬是养了只猫,愁取名儿的时候电视里刚好在放OPPO R11S的广告,于是激动的一拍大腿说就叫OPPO吧!众人吐槽这名儿也忒随意了,魏民谣牵过鬼邻居的手让她下次拍大腿别这么用力。

关于魏民谣和鬼邻居到底是不是恋人这件事嘛,我们来问问其他人的想法吧。

————————

同一个公寓里的白读书:什么?你说他俩啊,别提了。上次我和魏民谣约好去打篮球,本来好好的,他接了个电话之后就一直心不在焉,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让他先回去。结果我回到公寓就看见他俩在沙发上打游戏,笑得可开心了:)他们要没在一起那就真是奇了怪了。

楼下糖果店的老板何糖糖:他俩肯定在一起了!小伙儿之前每天都会来我店里买甜品,我还想着这么爱吃甜点的男孩不常见,后来小鬼给他过生日的时候夸我们家甜品味道很棒。你说说谁会没事儿天天给你送点快乐,这么贴心的事应该只有男朋友才做的出来吧!

隔壁公寓的王八卦: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民谣哥哥和鬼鬼姐的关系肯定不简单!是合在一体过的关系!!

少女心泛滥的欧学妹:你知道吗,魏民谣给鬼鬼唱歌的样子真的太美好了!再说了能顶住那么大的压力让她养猫一定是真爱!!

还没睡醒的OPPO:……喵呜?

————————

综上所述,即使鬼邻居和魏民谣嫉妒否认他们在谈恋爱的事实,却还是遮不住围观群众发现狗粮的双眼。

鬼邻居:好吧,我和魏民谣已经在一起了哦!
魏民谣:对你的爱让我变得单纯 你看我的心越来越真
睡醒了的OPPO:喵嗷~

【山花 · 魏白】他们就这样毫不意外的在一起了

*恭喜魏大勋同学wb粉丝破千万!!!!这是个甜文!甜文!!!刚码出来真的很慌乱,给各位比心了!♡不要嫌弃,爱你们么么哒

———————————

魏大勋和白敬亭算得上是彼此最亲密的朋友。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当了快二十年的校友,啥缺德事儿都一起干过,只需要一个眼神能把对方的小心思看得明明白白。

据可爱的鬼小姐描述,这两人跟连体婴儿似的,无论走到哪都要黏在一块儿。要不是魏大勋有过几个前女友,真怀疑他俩已经私定终身了。打游戏正嗨的嘉尔弟弟抬头一脸懵的望着鬼鬼,说他们喜欢的人难道不是你吗?成功收获正在整理资料的欧女神一个白眼。淡定喝咖啡的井同学邪魅一笑,感叹着年轻真好。两位当事人也就这种时候安静如那啥,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假装学习。

魏大勋记得那天下了场暴雨,房间里堆满了复习资料,几个人都在专心刷题做高考前最后的冲刺。他趁着雨声,很小声很小声的说:“白敬亭,我好喜欢你啊。”他看见白敬亭写个不停的笔尖顿住,皱紧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然后又继续刷刷刷写个不停。然后魏大勋就注意到了白敬亭已经红透的耳根和一紧张就会抿起的嘴唇。脸上的梨涡遮都遮不住。

雨停后大家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白敬亭自以为无任何痕迹的跟着魏大勋进了卧室。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白敬亭低着头一言不发,小脸儿和番茄没啥区别。魏大勋也默默的盯着他,努力克制住想要紧紧抱住面前这只小白兔的冲动。急死了在门口偷听的一群人。

过了好久好久好久,白敬亭终于抬起头,他很认真的看着魏大勋,很认真很认真的说:“我想了很久,你比鞋和火锅重要多了。”魏大勋刚想扑上抱着他亲,就听到门外传来王嘉尔疑惑的抱怨:“什么嘛——”然后门开了。

井柏然恨铁不成钢,索性直接推开了门。六个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王鸥最先反应过来,笑着祝他们一定要幸福一辈子,鬼鬼带头起哄,吼着要他俩亲一个。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哇偶——!!!!”

魏大勋金毛属性确认,当着众人面儿搂着白敬亭小腰来了个法式热吻。周围的欢呼声太出戏,白敬亭从开始的抗拒到后面主动迎合,俩人足足吻了一分多钟,惊呆了一群小伙伴。魏大勋看白敬亭害羞的样子只觉得可爱,毫不留情的给看热闹的围观者下了逐客令。转身又黏上了站在旁边没缓过神来的男朋友。

“魏大勋!我以后的鞋你要帮我买!”
“好。”
“火锅也是你请!”
“好。”
“要爱我一辈子!”
“好。”
“我爱你。”
“………………”
“魏大勋你干什么!走开!过几天就高考了你给我安分点儿!!!!”
“那考完以后可以吗?”
“……好。”

然后他们就成了彼此最爱的恋人。

【山花 · 魏白】嘴巴嘟嘟


终于结束了上午的拍摄,白敬亭和魏大勋向片场众人道谢后往休息室走去。白敬亭热得满头大汗,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回头看见魏大勋嘴里含着矿泉水也不咽下去,整张脸鼓成了个包子,脑子里突然想到前几天无意间听到的两句歌词,然后笑出了声。

魏大勋莫名其妙,把嘴里的水吞下去后伸手拍了拍白敬亭的肩,故意摆出一副凶巴巴的表情问他:“笑啥呢,不知道哥哥不喜欢喝白水吗?”白敬亭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很严肃的望着魏大勋开口:“魏大勋,看着啊。你说嘴巴嘟嘟~我嘟嘟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大勋难得听白敬亭唱几句歌,何况是这种魔性洗脑的歌,于是他也跟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两个人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即使整个片场都闹哄哄的也掩盖不了两个人肆意张狂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围工作人员早已习惯这俩突如其来的傻乐,翻个白眼儿继续工作去了。

————————————

*这两天糖太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在山花那么甜的份上就不要介意我的渣渣文笔了好吗?好的。蒸煮扛旗就是爽!!!!!!

【山花 · 魏白】我愿意

▪壹

魏大勋带着一身泥踏进院儿里的时候,白敬亭正被父母拉着跟邻居们打招呼。魏大勋被招呼过去站在白敬亭面前,俩小孩儿一个乖巧白嫩一个浑身脏兮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魏母面儿上有些挂不住,拉着魏大勋上楼给他整规矩后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白敬亭兴致不高,耷拉着肩膀安静的站在那里,抬头恰好看见魏大勋冲着他晃悠手里的棒棒糖,眼神儿也就直勾勾的盯着那块儿糖了。魏大勋觉着时机到了,同大人们问候完牵起白敬亭软软的小手就往自己房间走,也不管人乐不乐意。

魏大勋房间里有各种各样的糖果和玩具,全是过年时亲戚朋友送的,小孩儿一进屋就忍不住惊叹,眼里满满的羡慕。魏大勋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捏捏白敬亭圆乎乎的小脸笑得宠溺,拍拍胸脯与他说了第一句话:

“小白要是愿意和哥哥玩儿的话呢,以后我房间里的东西你就随便儿拿!!”

“我愿意!!”

真是愉快的开始呢,魏大勋想到明天可以跟同学们炫耀收了一个这么好看的弟弟,笑得更开心了。

▪贰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魏大勋抱着吉他唱完最后一句,兴奋的用胳膊肘怼了下蹲在旁边拿狗尾巴草画圈儿的白敬亭,差点儿让人摔了。慌慌张张道完歉又期待的问用这歌儿表白能不能成功,得到了个白眼。

白敬亭还是没说话,起身从地上捡起几块儿碎石泄气似的往湖里扔,湖面上绽开的一朵朵小水花很快又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圈圈涟漪。魏大勋也没说话,就这么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他。

两个人在湖边站了很久,一直到太阳落山。白敬亭转过身意味深长的盯着魏大勋,想到这些年他对自己的那些好马上就要变成其他人的了,不自觉的委屈起来,他说哥哥,你说了这首歌只唱给我听的。

然后他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就听见了熟悉的吉他旋律,他想了想,还是站在原地等他唱完。或许是最后一次呢。白敬亭还是没忍住,转过身看着魏大勋在落日余晖里深情款款的唱歌,至少现在,他的温柔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

此刻白敬亭脑子里全是他和魏大勋过往的画面,他突然十分、非常、超级、很舍不得这首歌,还有这个人。于是他就这么吼了出来:

“魏大勋!!你能不能别谈恋爱啊!!!”

歌声戛然而止,白敬亭闭着眼听了八秒风声,然后身边响起一个可怜兮兮的声音,是魏大勋。他小心翼翼的问:

“为森莫,难道你不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白敬亭克制不住嘴角的笑意,还没开口呢魏大勋就亲了上来。是一个很缱绻的吻,应该是甜味儿吧。

我愿意。

————————————————

*两位老师同框即是糖啊,真实的甜到落泪。粉了个神仙cp真的太幸福了啊啊啊啊